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吉欧亚母线槽 >

产品中心
联系方式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永恒大街6号花城创意园D栋
电话:020-68150928
传真:020-69150938
网站:www.dede58.com
“新丝绸之路” 就是高铁之路

2013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与西北边陲相连的哈萨克斯坦时,提出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也是政府首次就洲际经济合作一体化进程提出具体构想。

从历史看,早在1994年,时任国家总理李鹏访问中亚四国时提出“共建现代丝绸之路,扩大亚欧经济文化交流”;2000年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会见来访的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时表示“愿与中亚国家共同致力于复兴丝绸之路”;2012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上海合作组织元首峰会时提出“要赋予古老的丝绸之路新内涵”。

而在国外,时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于1998年提出了“丝绸之路外交”战略;2011年5月,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阿斯塔纳经济论坛上也曾提出“新丝绸之路”倡议;俄罗斯的“新丝绸之路”主要通过“欧亚联盟”来实现,2011年10月,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以欧盟为基础而提出该计划;2011年美国官方正式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国务卿希拉里因此造访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旨在推进改革计划。但以上都没有像此次习主席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样,引发外界热议。

高铁带来的时空变化

这主要由于,当前的经济实力为方案实施提供了坚实的保障,更重要的是,的构想更具备现实意义,是互利互惠而非一方仰人鼻息的“瘸腿”方案。从俄罗斯的新丝绸之路构想来看,其基本目的是维持沿袭自前苏联形成的中亚和俄罗斯间的通道、节点之便,并借“新丝绸之路”恢复和保持俄在中亚的传统影响;美国方案则是以阿富汗为核心,将中亚腹地和印度等南亚国家经济带相连,打通美国在南亚各盟国与中亚间的交流通道。这些方案缺乏对中亚五国整体的利益考虑,缺乏对基层民众诉求的回应。

回顾历史上丝绸之路轴心地区衰落的原因,其中固然有战争影响、宗教纷争、气候变迁、生产力对比发生变化等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丝绸之路上往来的货物,主要是价值高昂的丝绸、瓷器、宝石、良马、香料、茶叶等只有富人才能用得起的奢侈品,并非占人口多数的广大人民的日常用品。古丝绸之路轴心地区的几起几落,正是跟其频繁变化的统治阶层有关。因而,以最基层民众利益为核心设计的版新丝绸之路,更具现实价值。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涉及的因素很多,硬件上有交通、环境、技术、产业、资金、市场等等;软件上有政治、文化、宗教、民族等。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交通。对于内陆国的中亚各国,如果相互之间不能连通,就难以通向外界,更无法利用地理优势成为区域性物流中心。

从物理支撑的意义上讲,新丝绸之路其实是一条高铁之路。粗略测量周边各国首都之间的道路距离,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到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1100公里(相当于武汉到广州);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到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约550公里(相当于南京到武汉)。

中亚五国如果使用高铁,以500公里做一个分界线,除了一北一南的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首都外,三国首都中至少存在一个城市,与其他两个城市的相互距离在500公里之内。以1000公里为分界线的话,所有五个城市,至少与其他三个城市的相互距离在1000公里之内,五国首都间高铁实现一日往返是可行的。

考虑到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到伊犁、喀什的距离分别为600、1200公里,一旦高铁建成,从乌鲁木齐出发,当天即可在这五国首都或重要城市中往返,五国之间、五国与之间的时空距离将大幅缩短。这不但有利于与五国之间形成统一的市场,更有利于形成向心力,让边疆成为“腹地”,让中亚五国成为“后院”。

高铁带来地缘与经济利益

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来看,以新疆为桥头堡,以中亚为出发点,贯穿西亚、南亚到欧洲和非洲,链接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到里海、地中海、阿拉伯海和波罗的海等的陆上大通道,使得亚欧非连成一体。

去年11月,兰新高铁新疆段正线完成全线铺轨,新疆首条高速铁路已经成形,预计2014年底前开通运营,兰州至乌鲁木齐运行时间将由现在的20小时缩短为8小时。一旦跟东部高铁网连接,新疆将可以朝发夕至。如果再在中亚5国修筑高铁交通网与高铁网连接,将轻松打通亚欧大陆,增大与欧美“海权”相对抗的“陆权”分量。

尽管海上丝绸之路也可以通过现代船舰承载着将市场的无限商机传送到各个沿海国家的口岸。但要做到与之共同发展、共同提高,还在于如何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全方位合作,陆地交流的这一优势是海洋交流无法代替的。并且,由于高铁技术的发展,加之受天气影响小,将极大地削弱航空的价值以及海运的价值,从而改变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可以说,高铁延伸到哪里,的影响力就到哪里。空间距离的缩短,是物流发达和市场繁荣的前提条件,随之而来的,还将是人员交流的频繁和心理距离的拉近。

从产业带动来看,由于高铁的全产业链都在,对经济拉动作用比航空产业更为明显。以前铁道部曾委托学者对被称为高铁时代起步之元年的“第六次大提速”进行经济分析评估。研究显示,2007年的这次提速,从65.7公里提高到了70.18公里,其运输成本降低和旅行时间节省所创造的效益为每年300多亿元;仅增加周转量就将促进GDP年增200多亿元。中亚高铁的修筑,其经济效益、产业带动将远不止于此。

2014年6月3日,兰新铁路第二双线(新疆段)开始联调联试,标志着这一铁路通车运营进入倒计时。

对中亚高铁及沿线基础设施的修筑,将极大地减缓在“转方式、调结构”过程中对大多数粗放型中小企业的冲击力度。这样一方面消化多个产业的过剩产能,还能带动当地各种产业的发展,在经济上也是一举两得。

早在2010年,就做好了修筑横跨欧亚大陆铁路的准备。当时、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四国以及伊朗交通部长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签署了《中—伊铁路建设初步协议》,该铁路将从新疆出发,途经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抵达伊朗,在伊朗分为南、西两条线,南线直达波斯湾,西线通往土耳其和欧洲,全长2300公里,总预算43亿美元。还和土耳其签署协议,拟建设一条7000公里跨土耳其的高速铁路。还邀请保加利亚和土耳其一起,加入欧亚高速铁路计划。然而,因种种原因,这些协议目前还停留在纸上。

以杜尚别为突破口

在中亚进行高铁建设、打造新丝绸之路时,可以选择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作为未来的中亚高铁枢纽。以其为中心,500公里半径画圆,不但包括了本国所有重要城市,还将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富汗等国重要城市囊括其中。如果以1000公里半径画圆,更包括了中亚四国以及阿富汗的首都。再将距离放宽到1500公里,那么中亚五国、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伊朗等九国首都均在这个范围内。

一旦建成高铁网络,对周边国家的辐射力不容小觑。

从军事角度看,美军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附近设立的玛纳斯空军基地,距离边境不到300公里;在阿富汗东部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附近设立了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距离边境不到700公里。尽管美军近期预备关闭吉尔吉斯斯坦的空军基地,但有必要也在中亚地区建设交通枢纽,为快速投送兵力作准备。

从经济角度来看,塔吉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地盘最小(仅14万平方公里)和最穷(贫困率接近50%)的国家,发展物流可以弥补先天不足,并且容易带动其产业。

从民族角度看,塔吉克族是中亚中唯一躲过突厥化进程,成为中亚当地民族唯一使用印欧语系的现代民族,与中亚五国语言亲缘感较弱。并且,中亚五国信仰的伊斯兰教多属逊尼派,而什叶派中有一支就集中在塔吉克斯坦,该国难以形成较他国那样统一的宗教思想。中方在促成此事上,除了防止美国、俄罗斯的阻挠外,也要警惕土耳其的黑手。

以杜尚别为中亚高铁枢纽,以其他国家首都建立二级枢纽,逐步铺开,以高速铁路为骨干,辅以机场、高速公路、油气管道和区间铁路,打通过去的交通运输死角,成为经济带开发走廊的核心工程;以基础工程建设带动区域产业发展,成为经济带开发走廊建设的动力;激活沉睡资源、开辟工业园区、建好交通枢纽,创建工业城市。总而言之,通过以跨越西部、中亚五国的高速运输走廊为核心,带动丝绸之路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进而实现富邻睦邻,真正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

相关的主题文章:
2017年开奖记录      粤ICP备96896731号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永恒大街6号花城创意园D栋  电话:020-68150928  传真:020-69150938  
技术支持  :建站之家